親子

別再懷念田園牧歌時代了,雞娃是全世界中產家長的宿命

來源:未知閱讀: 2019-10-16

教育的本質,說到底都是父母的人生復制。也就是說,孩子真正的起跑線是父母的教育策略與資源。朋友小A的故事放在今天說,幾乎是《小歡喜》中英子的翻版。跟隨優...

教育的本質,說到底都是父母的人生復制。也就是說,孩子真正的起跑線是父母的教育策略與資源。朋友小A的故事放在今天說,幾乎是《小歡喜》中英子的翻版。跟隨優實力中考輔導小編一起來看探討家庭教育模式的有關探討。
 
小A媽媽是20年前的“虎媽”,小A的中學時代,是在各種補習班、名師班里中度過的,直到她如(母)愿以償考進名校后再出國留學,雖然回國也并沒有找到特別滿意的工作。
 
“那些補習的錢,當年夠在徐家匯買一套房。”每次小A說起這段往事,都會以“將來我有孩子,絕不會重蹈我媽覆轍”的宣言結尾。
 
最近她女兒快要小升初了,小A再跟我們聊天,內容卻變成了:“哪里有好的英文機構?明年暑假有哪些美國夏令營還可以申請?”
 
我們笑她“重蹈母轍”,但小A突然說了一段讓我們都為之沉默的話:
 
“過去我覺得父母不該把自己的愿望強加在孩子身上;但有了孩子之后我才發現,父母根本不可能脫離自己的經驗教育孩子。如果我的經驗就是nopain,nogain,我怎么能相信什么都不做,孩子將來就能獲得好的生活?
 
我今天仍不覺得我媽媽逼我刷題是對的,但是越來越覺得,父母有目標、有規劃地設計孩子的教育,一定是對的!”
 
這段話讓我反思很深。作為一個教育媒體人,我們很容易站在“人生沒有起跑線”、“孩子都成了劇場效應受害者”這樣的立場去思考問題;但當我們在批評家長“把自己的執念強加在孩子頭上”的時候,卻往往忽略了被孩子成年后的感受。
 
虎媽真的應該放手嗎?還是這種教育模式本身就是中產家庭不可逃避的命運?
 
最近我看完的一本書:《不平等的童年》,恰恰探討的是這個話題。
 
作為美國當代的社會學家之一,本書作者安妮特·拉魯用10年時間,采訪了88個不同背景的家庭,總結出不同階層的家庭教育模式。
 

 
 
而書中所描述的中產家庭教育模式,幾乎就是我們正在討論的種種問題的鏡像。
 
在這本書里,無論是小A的故事,還是引爆網絡的各種“虎媽秀”,在這里都有一種更全面的展示。
 
 
你對孩子的教育
 
其實就是在復制你的人生
 
十年追蹤觀察,88個家庭,從中產到貧困不同背景,當然拉魯和她的團隊觀察到兩種教育模型:“協作培養”和“成就自然成長”。
 
前者是中產家庭選擇的教育模式,概括地說,就是那種高投入、強規劃的教育模式;后者是工薪家庭和貧困家庭會實行的教育模式,也就是如非必要,父母不涉入孩子的玩耍與學習,相信孩子成長是TA自然發展的過程。
 
說得更直白一點,這兩種模式,就是“富教育”和“窮教育”。
 
因為家長投入不同,孩子的童年呈現出不平等的分化。這點真的很像我們語境中“起跑線”的變體。
 
富教育的特征是父母通過教育傳遞他們的優勢經驗,窮教育的特征是父母在忙于生計之外,幾乎沒有什么特別的優勢經驗可以傳遞給孩子。
 
也就是說,孩子真正的起跑線是父母的教育策略與資源。
 
教育的本質,說到底都是父母的人生復制。
 
相比美國,我們還沒有完整的經驗可以當作參照系。
 
在中國,70、80后的童年應該是典型的“成就自然成長”,到了我們孩子這一代,“協作培養”剛剛興起:中產家長漸漸發覺,在學術教育之外,還有好多家長在職場上看到的能力,是學校根本不教的,這便是初代中產家長的困惑與迷茫,課外加碼一方面從能力補足開始,一邊有點自我懷疑:這種占用了孩子業余時間,吞噬掉全家金錢和閑暇時間的培養方式,到底有沒有用?是不是強迫癥?
 
相比之下,美國中產家庭已經經歷了好幾代這樣的教育,不太為額外付出感到困惑。拉魯的關注點也是直接跳開相對無差別的學校教育,探討美國孩子的課外活動——一種有組織化的,甚至是制度化的課外活動,正在成為中產家庭的標配。
 
什么叫制度化?簡單來說,就是當普通家庭孩子毫無拘束、瞎玩著度過課余時間的時候,中產家庭已經用一張密不透風的時間表,安排好孩子的運動、合唱、舞蹈、話劇等等一系列活動。周密的起止時間,嚴格的Deadline,所有家庭計劃全都為孩子的課外活動時間讓步。
 
這就是美國中產家庭孩子的現狀;尣堂纼涸诿绹^不是異類。
 
為什么課外活動如此重要?拉魯說,因為課外活動實際上是中產家庭給孩子的就業前訓練——“中產階級孩子經常參加的活動,在組織風格上都復制了工作場所的關鍵方面”。
 
 
那些讓全家疲于奔命的活動
 
其實是在教孩子看不見的關鍵技能
 
作為“就業前訓練”的課外活動,除了培養孩子的專項能力外,最重要的意義還包括建立孩子的社交能力,幫助他們擴大圈子,為他們將來的成功作準備。
 
這就是為什么各種運動類項目、藝術類項目(比如樂器、舞蹈、合唱)、以及辯論、戲劇等這些課外活動,很容易成為美國中產家庭中孩子的標配,就是因為所關聯的能力方向,適應了社會規則的要求。
 
通過這些課外活動的訓練,孩子至少能獲得兩種潛在優勢,一種是在社會篩選過程中的優勢,另一種是進入職場時迅速適應成人世界規則的優勢。
 
這是一些什么樣的能力與優勢?通過一些對中產家庭孩子的觀察,拉魯描繪了這樣一些典型場景:
 
1,承擔任務,不輕言放棄
 
體育項目中的法則,非常容易遷移到學習或生活的其他方面。中產家長會跟孩子說:人生就像足球比賽一樣,賽球是件苦差事,但你能哭著說踢不了嗎?你只能更加努力。
 
2,團隊合作
 
在比賽中,孩子從小就能懂得,如果你的隊得分了,那這一分是屬于全隊的,如果對方得分了,那就是全隊都有責任,不只是一個人的問題。他們在在比賽中吸收了這個道理,未來也能堅守這個態度。
 
3,習慣用溝通解決問題
 
當孩子在豐富的課外活動中通過體驗產生了問題,家長常常用提問的方式來回答問題,領著孩子一步一步解決問題,而不是直接給出指令。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更習慣與跟自己的上司和同事協商問題,而不是沖動爆發或默默忍受。
 
孩子們在這樣場景中學到的道理,可以用于學習,還可以用于未來職場。這就是中產家長給孩子的“優勢傳輸”。
 
中產家庭孩子從小經過這樣課外活動的鍛煉,他們會形成兩種自信,一種是應對成人世界的自信,第二種是對自己的自信。
 
無論是運動隊還是舞蹈隊,相比學校,更像是職場的變體,孩子有很多機會跟教練溝通,為自己爭取機會或抗爭某種安排,當孩子進入職場,TA已經很習慣公司組織和上司對他的態度,也能一時間明白,應該如何在團隊中承擔任務。
 
第二點,因為在家庭中的中心地位,以及課外活動到底是更小規模的團體,孩子很容易建立自尊感和主人翁的感覺,這種自信會伴隨孩子終生,幫助他們更勇敢接受挑戰。
 
與此相反的,如果一直隔絕在成年人世界之外,孩子一腳踏入成人世界時,會顯現出局促感與疏離感,這種不自信會讓TA在職業生涯開始階段錯失很多機會。
 
這兩種教育結果的分化,事實上也越來越成為我們開始注意到的現象。
 
從現實中的職場看,一邊是見多識廣的靠譜新人,在實習階段就能成為公司的重要角色,一邊是從來只埋頭讀書的菜鳥新人,幾乎要花一年時間來解決自己的懵圈狀態。
 
很多時候我們把這兩種現象歸結于不同個體的性格差異,但《不平等的童年》給出了更一針見血的歸因:因為組織化、制度化的早期訓練,越來越多具有社會化才能的年輕人將被培養出來,更適應職場,更易于成功;而那些從小被放任跟隨天性成長的孩子,或只關注學校學業的孩子,他們的童年可能會輕松容易一點,但未來可能會更難。
 
 
中產父母的代價:
 
更好的教育一定不是“快樂”教育
 
不同的教育投入,造就不同的教育結果,這當中有某種固化的基底,比如中產家庭有經濟實力做更多教育選擇,貧困家庭可能實在拿不出2美元的活動費用,但在極端富有與極端貧窮之間,教育的不平等更多是投入意愿的差別。
 
《不平等的童年》中著墨最多的,其實是中產家庭在孩子教育中的付出,拉魯稱之為中產教育“代價”的部分:
 
首先是高額費用。拉魯調研的這些家庭,每年都會常規性花上成百上千美元來增益孩子的各種活動。家長也會有那種錢不夠花的感覺,但中產家庭一般不跟孩子談金錢的缺乏,只談時間不夠。相反,貧困家庭會更多向孩子抱怨“沒錢”。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心力交瘁。下班之后圍著孩子轉的時間表無論是對美國內長還是對中國內長來說,都是巨大付出,在拉魯深度觀察的家庭中,有為了不錯過孩子晚上的活動,在凌晨4點趕飛機出差的媽媽,有把孩子送到足球賽場上睡倒在觀眾席的爸爸,以及為了照顧三個孩子,被迫選擇全職的高管媽媽。
 
拉魯說,中產家庭的教育的確能調動更多資源優勢,但這種優勢不是沒有代價的,閑暇時間被吞噬,生活節奏如同“狂暴的旋風”,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部分。
 
“家長疲于奔命,孩子筋疲力盡”,幾乎是協作培養的必然狀態。從來沒有什么輕松過關的快樂教育,對孩子來說沒有,對家長來說,也沒有。
 
美國有美國的國情,中國有中國的現狀,但中國教育的投入越來越加碼校外,加碼在“課外活動”這樣一個需要家長自主設計的部分,看起來已經是一個無需掙扎的趨勢了。
 
在小A的年代,這個課外部分是刷題,在00后、10后的年代,這個課外部分更多元化,更接近《不平等的童年》所說的“就業前訓練”或“獨立人生的預演”,總之,需要更多投入更多規劃。
 
我其實認識一些挺不一樣的家長。同樣是沒日沒夜的投入,但他們更積極投身孩子的課外活動,成為一項運動的運營者,或積累經驗成為教育專家;蛘,只是甘之如飴。
 
無論從孩子的將來,還是從家長的愿望來說,那種需要更多家庭付出、制度化安排課外時間的教育模式,都已在一種不可逆轉的進程中。
 
這種教育方式并不完美,在吞噬了父母(尤其是母親)所有心力之后,養育出的“成熟老練”的孩子,在成人世界固然更容易生存,但拉魯也坦誠地談到另一面:他們無力安排自己的人生,更容易陷入空虛和無聊的情緒。而且,由于一直處于關注的中心,這些孩子很難真正尊重自己的父母。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 父親的陪伴,母親的好情緒,鑄就可以的

    父親的陪伴,母親的好情緒,鑄就可以的

  • 2020寒假臨近 鄭州初三沖刺班上熱搜

    2020寒假臨近 鄭州初三沖刺班上熱搜

  • 短期看成績,中期看興趣,長期看格局!

    短期看成績,中期看興趣,長期看格局!

  • “你只管好好學習,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你只管好好學習,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彩票